普通会员

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民航、会展中心、厂房等

市场优势
黄景瑜凭借《红海行动》“翻身”耽美剧依旧不容乐观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14  浏览次数:

  谁能想到,妇女节都过完了,春节档电影的热度竟还在持续,而其中热议度最高的,非《红海行动》莫属。

  提起黄景瑜,大多数人应该和日历君一样,认识他是因为2016年播出的《上瘾》这部耽美网剧。

  《上瘾》改编自著名耽美作家柴鸡蛋的小说《你丫上瘾了》,网剧开播以后,因为两位主演黄景瑜、许魏洲的颜值、演技均在线万的点击量,刷新了当时的网剧首日最高点击量,之后更是轻松破亿,微博大V@回忆专用小马甲 甚至还接了他们的宣传软广,一时间全网各处都充斥着热议,“求全集资源”的声音络绎不绝,《上瘾》以如此之高的关注度被称为“耽美之光”。

  这束“光”使戏里饰演顾海的黄景瑜迅速蹿红,晋升为当年最炙手可热的新晋小鲜肉,但很快就“灭”了。

  16年初,黄景瑜刚火起来的时候,两个月吸粉二百万,承包了各家杂志封面和各颁奖礼的最佳新人,一时间风头无二。一身腱子肉,虎牙可爱到讲话别嘴的他,操着一口改不掉的东北腔说:我这么硬的汉,以一个非标准鲜肉的姿势闯进了大家的视野。

  就连Angelababy的“头条”黄景瑜也能轻松抢过来。16年正值风头的他参加了Ab的生日会,还被当时现场的主持人张大大cue到台上接受了一段采访,而后网友们开始纷纷议论这段关系的由来,有传言称二人之后要合作《孤芳不自赏》,粉丝们甚至开始庆祝黄景瑜或许要鲤鱼跃龙门签进华谊了……总之,这场生日会的“主角”俨然变成了黄景瑜。

  《上瘾》于2016年2月22日在没有播完的情况下,突然被广电总局勒令在中国大陆下架。同时期,广电颁出《电视剧内容制作通则》,规定电视内容不得出现同性恋、婚外情、未成年早恋等内容,《上瘾》显然涉及到了敏感题材,不仅演的是同性之间的感情,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床戏、吻戏镜头,尺度颇大,黄景瑜刚刚起步的事业同《上瘾》一样迅速“夭折”。

  《全员加速中》黄景瑜的片段被剪到一帧不留;《快乐大本营》有他的那期压根没播;《孤芳不自赏》换角孙艺洲;《极速前进》嘉宾更换为金大川……一时间,黄景瑜成了“众矢之的”,就算是已经播出的作品,在宣传过程中也会避开黄景瑜。

  有他参演的《半妖倾城》在结局时,芒果TV官方微博进行过相关总结,表示《半妖倾城》相关线亿,然而其中#黄景瑜半妖倾城#贡献了11.6亿,但是官微对此并没有任何提及。

  可以说,在《上瘾》播出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黄景瑜虽然火了,但是他的发展之路却并不顺畅,很多人开始担忧他是不是就此昙花一现。

  这股“封杀”一直持续到2017年3月2日,黄景瑜代言的某化妆品广告在东方卫视黄金时间段播出,一年以后终于再次登上电视屏幕。

  今年春节档,黄景瑜用《红海行动》中的狙击手顾顺一角一跃闯入大荧屏,重新回到观众们的视线中,以可圈可点的演技和一身腱子肉彻底“翻身”,开启了新一轮“圈粉”。

  耽美剧其实是在国内发展较晚的一个剧种,植根于被广大腐女爱得深沉的耽美文学,也就是男男BL(Boy Love)网络文学。得益于年轻一代思想的解放以及网剧的飞速发展,耽美文与众多“地摊文学”一样,也走上了翻拍改编的影视化道路。

  《上瘾》虽然被称为“耽美之光”,却并不是打响耽美第一枪的人。2015年5月,一部名为《我和X先生》的耽美剧首次通过网络平台进入观众的视线。这部网剧一共四集,每个故事都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反映了当代同性恋真实的内心与生活,虽然在当时的反响并不强烈,但却成了耽美题材在国内市场的首次大胆尝试。

  此后,耽美剧迎来了爆发式发展。柴鸡蛋在2015年和2016年连续推出了两部翻拍自她同名小说的耽美剧《逆袭》和《上瘾》,后者在大火的同时却也将耽美剧推向了深渊。

  据媒体报道,“2015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司长李京盛表示,专门表现同性恋内容的影视作品是在“有意冲击底线”,“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IP剧盛行的热潮下,本身就拥有庞大腐女读者群的耽美小说仍然被各家影视公司抢购,毕竟“地摊文学”已经被翻拍得差不多了。虽然买的是耽美作品,但是为了能顺利上线,各家制作公司不约而同都选择了“去耽美化”的翻拍道路。

  黄景瑜同《上瘾》一起“消失”的这段时间里,耽美题材在尺度的把握上有了新的转变,镜头隐晦、情节删减等都成了耽美剧的惯例拍摄手法。不少耽美剧为了过审,纷纷开始披上正剧的外衣,比如《识汝不识丁》和《愉此一生》。

  这两部改编自经典耽美小说的网剧,在题材上却分别挂上了“古装探案剧”和“年代谍战剧”的招牌。剧中不仅删减了大量亲密镜头,甚至连剧中的感情线也颇为隐晦,难怪有网友说“都改得不像耽美了”、“仿佛看了一部假剧”。不过也正因如此,这两部剧目前还得以在视频网站出现,没有遭到下架的噩运。

  《识汝不识丁》的导演陈鹏表示会顺应政策的发展,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作品。“我们要把《识汝不识丁》做成国内第一部耽美正剧,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想要告诉大家耽美并不是同性恋,而是看上去美好的事物,美轮美奂。”

  《愉此一生》则是“看破不说破”,剧中两个男主之间只是兄弟情加上一点点的暧昧,故事的最后二人都没有表达出真正的情感,而是隐晦又含蓄地一起浪迹天涯,让观众自己去YY吧!

  虽然背离了原著的核心,但这一翻拍方法保证了剧集的顺利上线,迅速被各家纷纷效仿。

  2016年3月24日,企鹅影业成立后的第一部网络剧《重生之名流巨星》在腾讯视频独家播出。该剧由制作《花千骨》的金牌制片人唐丽君担纲,改编自著名耽美网络作家青罗扇子的同名小说,汇集了中韩意泰四国明星马可、张馨予、Pong、韩彩英、徐海乔等,阵容相当强大。

  未避免重走《上瘾》的“老路”,当时正在筹拍《名流巨星》的导演赵小溪表示,这部剧要“重新讲述了一个娱乐圈的励志故事”。

  最后“重述”的方式就是直接去掉了耽美元素,把BL改成了BG(Boy&Girl),马可饰演的男主角最后和女性角色在一起了。为了抚慰原著粉的心情,剧中还是尚存了一些两个男主角的粉红桥段:拉手跑、后背抱、壁咚不断,但多半看起来令人尴尬。

  《魔道祖师》是一部由墨香铜臭所著的原创耽美玄幻小说,主线是主角二人携手打怪解谜的故事。原作在晋江称得上无人不知的经典小说,书迷无数。

  如今,这部小说将被动画化,由企鹅影视出品在暑假期间于腾讯视频独家上线。而这一部在动画化时被加注的标签是:古风、玄幻、悬疑。关于书迷们最关心的,动画作品是否会删掉感情线,目前最多的说法是动画作品会比电视剧的限制要少一些,但在作品出来以前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总局网络管理司的罗建辉就曾在今年初针对网剧的种种不规范现象发表了新的讲话,认为目前网剧存在着大量背离主流价值观的现象。“对于同性恋题材,去年我们发现存在这些问题的网络剧、网络电影我们都做了下线处理。这种题材不是说一点不能碰,关键要看你的主旨,你是在宣传美化它,还是因为故事情节需要设置,这是有明显的区分。”

  就罗建辉所谈的“主旨”来看,耽美剧处境依然“危险”。耽美剧背靠于耽美文学,耽美文学是网络文学的一种类别,它的创作基础便是耽美这个母题,从一开始便不是依于情节的需要。

  “耽美”一词来源于日本,是日本近代文学中为反对自然主义文学而呈现的另一种文学写作风格“耽美派”,后来被漫画界用于BL漫画,引申为一切美型的男性,以及男男之间不涉及繁殖的恋爱情感。

  2015年有一组数据显示,通过对1030名耽美小说的读者进行调查发现,22岁以下的读者占78.43%,18岁以下的读者占24.5%,18岁之前就开始接触到耽美的读者占82.35%,而15岁之前就接触到耽美的读者占53.94%。

  这表明耽美文学的受众大多在18岁-22岁之间,她们不仅是现实社会中掌握新潮流的年轻一代,也是社交媒体中争抢话语权的主力军,更是网络剧争相抢夺的受众群体。耽美对于她们来说,是如同“玛丽苏文学”一般同属青春年少时的阅读喜好,甚至“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BG是路人”。

  一位漫画公司负责人曾说过:“虽然我们并不喜欢,但是因为市场需要,我们会把漫画作品画得gay gay的。”

  《上瘾》等耽美剧的成功、黄景瑜的大火,恰恰向市场证明了耽美影视化已具备肥沃的土壤,新一代对耽美文学的包容度是非常之高的,现如今耽美文化的生命力已经非常顽强。

  于是,此前存在于各大文学论坛中的耽美入门级作品,被商家争先恐后地购买翻拍。

  磨铁在IP大会上公布的百个项目储备中,就包括《默读》、《提灯映桃花》、《魂兵之戈》等多部经典耽美小说,根据此前的报道,其中《默读》卖出了近千万的影视改编权,这个价格已经可以比肩一线大IP。

  如今文学作品、影视剧、甚至真人秀节目中公开“卖腐”,搞一些男男暧昧吸引女观众“浮想联翩”已是各路内容创作者惯用的吸睛招数,早在《上瘾》之前就存在于各大影视作品中。

  最出名的当属《盗墓笔记》中的“瓶邪CP”了,腐女粉丝规模远远赶超黄景瑜和许魏洲所组成的“瑜洲CP”。

  “瓶邪吧”150万粉丝——也就是腐女——常年孜孜不倦地各种“产粮”,“瓶邪CP永不拆,耽美大旗永不倒”的口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简直是响彻神州大陆,连作者南派三叔都发文感慨:“一个腐女百万兵,得腐女者得天下”。在《盗墓笔记》的影视化作品出现以后,很多观众甚至先入为主以为这是由耽美作品改编的影视剧。

  收视口碑双丰收的大热剧《琅琊榜》也被观众称为“以兄弟之名行言情之实”,虽然主创团队始终坚称他们想要传达的是梅长苏与靖王之间的“一种兄弟情感 ”,但是剧中情节处处充满“腐向”气息,“卖腐”行径实在太重。

  《琅琊榜》里所有的“回忆杀” 几乎都奉献给了梅长苏和靖王,这让二者之间的兄弟情谊超越了与剧中其他人物的情感联结,哪怕是靖王与两任王妃之间的夫妻之情。这浓浓的“基情”让《琅琊榜》成为Lofter平台上同人创作殿堂榜热门作品的第二名,B站上到处充斥着许多粉丝剪辑的《琅琊榜》“腐向”MV。

  剧中饰演女主角的张天爱和饰演男主角的盛一伦凭借这部“粗制滥造”的网剧一夜爆红,但《太子妃升职记》却部被誉为“披着BG皮的BL剧”,实打实地公开“卖腐”。

  剧中张天爱在穿越前其实是男性,穿越后灵魂附着在了一女子身上,从而外显性别发生转变,但依旧不能改变其内核为男性的事实。于是剧中张天爱与盛一伦的感情戏,实则为两个男人的感情纠葛。这也是为什么《太子妃》火了之后,粉丝开口直呼张天爱为“老公”。

  这些打着“兄弟”旗号和穿起女性“外衣”的“伪耽美”作品,你不能说他们大火的原因是因为“卖腐”,但你不能否认的是他们都这样做了。

  如果我们试图想要在当下去讨论耽美的出路,比起外界的政策因素,应该先从主体出发,反思自我。

  耽美文学翻拍为影视作品,大多涉及同性题材。法国作家弗洛朗斯·塔玛涅在其《欧洲同性恋史》一书中指出“同性恋的认同围绕两个轴心形成 :自我的发现和他人的注视”,这两点在过往的耽美剧中都鲜少作为矛盾主体出现,甚至不曾提及。为了顺利过审,如今耽美更是朝着“美好的事物”、“正剧”方向上努力了。

  同性之间的爱情固然和异性恋一样都是美好的、可贵的,但是其所处的现实环境却依旧残酷,放眼全世界200多个国家,截止2017年7月12日仅有24个国家做到了在全境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而就算是立了法,同性群体依然受到根深蒂固的偏见与歧视,每年六月在世界各地都会陆续展开Gay Pride游行。耽美的“美轮美奂”还没有被全社会接受,只能存在于腐女们的心灵花园。

  耽美剧出现在当下,本应该担负起一些社会责任,客观地对同性恋群体做出真实的写照,引导受众对同性恋现象以及其所处的亚文化进行理性的思考,从而成为推动人类思想认知的一种力量。

  然而相比将同性题材放置于社会现实中,大部分耽美剧都选择将故事发生在玄幻、架空的时空里,甚至通过穿越做嫁衣巧妙避开议题的讨论。于是一切冲突都被淡化甚至不曾存在,同性恋的自我认知与纠结、同性恋和异性恋之间的冲突都被一座座人造的“梦幻小屋”抹去了踪影。

  在市场的刺激下,大部分耽美网络剧为了迎合腐女受众,不讨论现实只用力“卖腐”,从而吸引更多的受众注意力,创造更多的经济利益。

  抛开“恻隐之心”以更加客观的态度再来审视《上瘾》这部作品,高中生之间的吻戏、床戏就算不是男男,放置在男女青春校园剧中,也是不合时宜的镜头,没见哪部网剧这么不遮不挡地拍出来过。《上瘾》爆红后,作者柴鸡蛋不失时机地推出了自己的同名小说印刷版,售价不菲,这样的做法在耽美作者群体里很常见。整体而言,耽美剧的噱头已远远大于其内容实质,反而像是打着“耽美”旗号的一次消费狂欢。

  谈完主观因素再谈客观政策。当然,这一点由于一些原因,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展开讨论的意义。

  但如果说耽美题材因为充满暴力色情等敏感内容,不利于青少年身心的健康发展,那么相比“一刀切”的审批方式,分级制度或许才是更适合耽美的发展。

  在台湾、泰国等有分级制度存在的地区,耽美剧市场已经发展得日渐成熟,每年都有大量的优质剧集涌现。对于影视市场而言,分级制度并不只是限制,更多的还是在规范,或许这可以对国内的耽美剧有借鉴意义。

  有人曾在微博问社会学家李银河对于耽美未来发展的看法,她说耽美“不会灭绝,会始终在少数人群中存活”。